国学百科

广告

修善道——打开人生的智慧之门

2014-08-26 08:50:27 本文行家:倪可

文学,是人类运用语言文字作为工具,将自身经历的客观现实,进行形象化反映的艺术。一个国家或民族,只有拥有了文学,才能够完善地表达本身具备的文化思维、生活行为和价值观念。

1. 文:继承古老智慧,完满身心的学问

文学,是人类运用语言文字作为工具,将自身经历的客观现实,进行形象化反映的艺术。一个国家或民族,只有拥有了文学,才能够完善地表达本身具备的文化思维、生活行为和价值观念。

在我国数千年的历史根基基础上,运用丰富的表现形式、修辞手法和文学体裁,拥有了浩瀚如烟海般的文学宝库,对世界文化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。

这其中,《易经》作为中华文化的主要源头之一,对传统文学的起源和发展,产生的影响也相当巨大。

我们不妨看看,在文学所无法离开的修辞手法中,有哪些是渊源于《易经》的:

最常见的修辞手法,当然是比喻。所谓比喻,就是指用某种较为具体形象而浅显易懂的事物和情境,来描写展现另一种较为抽象深刻而为人不熟悉的事物情境。

例如,将青春比喻成美丽的花朵,将心灵比作大海和天空。这里用到的修辞手法,都是比喻。而更加直观的比喻如“月亮如一个银色的圆盘”,显然是用“银色的圆盘”比喻“太阳”。

比喻的修辞手法,各国文学皆有,但只有在中国,最早体现在书面上。

这个书面上获得了“比喻”专利权的,就是《易经》。

在《易经》中,有着许多充满类比思维的精妙喻解,它们将那些具有相似意义或相同属性的事物,放在一起进行相互之间的直接归类和比较,这样,当我们阅读《易经》时,就能感到更加深长的意味、更加形象的效果和更加丰富的收获。

另一种修辞手法是衬托,也离不开《易经》的创立。

所谓衬托,就是指在文学上,为了让某种被描写的事物具有更加突出的特色,而用其他事物来加以陪衬、对比和映照。

例如,唐朝大诗人李白,少年慕道,对《易经》体系有着深刻的研究和思索,因此,在他的诗句中,随处可见衬托的运用。其文学造诣之高妙,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比如,口耳相传的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”这是用桃花潭水深千尺的事实,衬托出汪伦和他友情的更加深厚,足以在千百年后,依然打动读者。

但李白的文学造诣再高,也像伊萨克·牛顿爵士所说的那样,是“站在巨人的肩膀上”。所有的衬托,都可以运用《易经》思想中的“阴阳”概念体系来加以分析和提现。例如,在李白的这段诗句中,“桃花潭水深千尺”,可以看做“少阳”,而友情的深度,可以看做“老阳”。前者和后者在一起,自然衬托出后者更加深厚、更加值得珍惜,从而展示出了充分的艺术效果。

还有一种修辞方式,也同样运用到了《易经》中的“阴阳”思想,那就是对比。

所谓对比,是将两种不同的事物放在一起,或者将同一个事物所具备的的两种不同方面并列加以比较。

比如,司马迁曾经经历过最残酷的肉刑,被汉武帝剥夺了做人的基本生理功能和基本尊严,但正是在这样的痛苦下,他创作了千古不朽的史学和文学巨著《史记》。不仅如此,在他的《报任安书》中,他还写下了为后人所传颂和感动的名句“人固有一死,或轻于鸿毛,或重于泰山”。这句话经过后人的演绎吸收和理解,获得了新的时代特点。比如,在诗人臧克家的笔下,“有的人活着,他已经死了;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。”显然也用到了对比的修辞手法。

万法归宗,对比的运用有不同的方法和境界,但都脱离不开“阴阳”的对应。“轻于鸿毛”可以看做阴,那么,“重于泰山”可以看做阳。同样,“死”是阴,而“活”则是阳。不同的阴阳对比,体现了作者想要传递的世界观和思想体系。

其实,在中国这样曾经被称为“诗的国度”里面,文学体裁是丰富多样的,从先秦时代的诗经民谣,到今天的短信微博,都脱离不开各种文学体裁的自我展现和相互影响。

从体裁上说,《易经》本声就是中国传统诗歌的雏形,其写作内容和形式,既借鉴了当时的民间文学,又在成熟后反过来影响了之后《诗经》等更多文学作品的创作,提供了相当明确的形式和内容参考。

比如“明夷于飞,垂其翼;君子于行,三日不食”,这里的意思是说,当光明熄灭后,小鸟也垂下了翅膀;君子在像远方前行,三天都没有进食了。这是《易经》中对明夷卦的卦辞。从这富于诗意的卦辞中,我们似乎看到一只曾经美丽但现在易经受伤的小鸟,缩起了翅膀落回到地穴中,其形象相当打动读者。而这样的情形,如果体现在人的身上会怎么样了?《易经》的作者进一步描写到,那就是君子虽然吃不到饭,但却还执着前行啊。

这样的卦辞,的确可以看成一首古诗。将诗句一般的语言放进《易经》,究竟是作者的刻意创作,还是气联想的丰富带来的诗兴而进行即兴的创作,也许我们永远无法弄明白。但是,《易经》中类似这样的诗句般语言亥相当不少,也可以看做中国诗歌文化传统最早期的滥觞。而事实上,在古代,《易经》是几乎所有诗人、文人的必修功课,除了帮助他们明确创作的主题之外,对于创作方法的影响也同样在此。因为《易经》为他们提供了这种以形象思维来进行写作的能力,否则,又何来那么多千古名篇了?

当然,除了诗歌,易经中富含的文学体裁雏形还有其他更多——

首先是散文。今天的散文,是将一定的思想素材进行充分组织,并且通过描写、叙述和议论等不同的手段,运用接近口语节奏的散句段落,加以具体的表现,从而表达人们内心的情思。

《易经》可以说是中国散文的发源地。先秦时代的诸子百家散文,可以说,在文体上都和《易经》无法分开。

比如,“鼎”卦中的爻辞是“九四,鼎折足,覆公,其形渥,凶。

意思是说,鼎原本有三只脚,但其中个一只脚突然断掉,于是里面的汤水就泼洒到了王工贵族们的身上,场面相当令人沮丧尴尬。

这样的描写,无疑是一种散文笔调。其语言精确简约,但句子格式又完整,节奏上富于变化,同时能够用一种情境来比喻事物的发展规律。这对先秦百家的论辩文章、以及直到现代当代的中国散文创作,都带来了相当的启发和创意。

其次,易经对于中国寓言体系的创立也是有着重要贡献的。

众所周知,寓言故事是一个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,是可以超越时空存在和传播的人类经验,是富有讽喻和教育意义的动人故事。在世界各国的寓言故事中,主角有的是人,有的是动物,也有并非具有生命的物体。通过以他们为主角的故事,寓言故事借古喻今、以物拟人,又或者从小见大,或者借此说彼,通过一个个简单、浅显、明白而易懂的故事,包含了深刻的人生哲理。

《易经》是中国寓言文化的萌芽。战国时期,许多文学家、哲学家正是因为受到了《易经》的影响,因此才将寓言作为自身写作的重要基点。例如,在《易经》中的“大壮卦”中,有这样一段有趣的描述:“羝羊触藩,不能退,不能遂,无攸利。艰则吉。”如果翻译成为现代语言,就是说“一头健壮的公羊,自以为身强体壮,便贸然去撞击篱笆。没想到,双角被篱笆的竹片卡住了,想退不能退,想进也进不去。只要坚持下去,最终会变得平安”实际上,这正是一种寓言似的表达,用来形容进退两难时,不应过于急迫,也不应就此放弃,而是应该在困境中坚持下去,通过忍耐坚持度过难关。用这样最简单的句子,表现了一个生活中最常见、最微小但又富有情趣和这里的故事,从而将《易经》作者对人生现象的看法全部寄寓在文字汇总,并传递给读者。

易经中出现的文学体裁雏形多种多样,但最不为人所知的,还是对后世小说的影响。

小说,通过塑造不同的人物形象,表现出完整的故事情节、具体的环境描写,从而展示其中不同人的思想情绪和性格特点,并广泛而深刻地反映出不同范围内的社会生活。

一般认为,在先秦之前,中国还没有出现完全成为体系的小说。但不可忽视的是《易经》事实上是小说产生的源头。后世的许多小说作家,都不同程度低接受了《易经》的影响,并从中获取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故事叙述思维和体系。

在《易经》未济卦中,有这样一个故事:“震用伐鬼方,三年,有赏于大国。”

这段话意思是说:“有位叫做震的英雄,去讨伐鬼方这个国家,用了三年获得成功,因此而受到了大国的奖赏。”

这种类似于小说背景介绍的描写中,有着鲜明的人物介绍,有着完备的故事情节,而且有着国家质检的矛盾冲突,有着将个人命运上升成为宏观叙事的可能。可以说,从这样的文字中,我们看到了最终会成为中国经典文化构成的古典小说的模样。

易经不仅为后世开创和提供了文学修辞与题材的思路,同时,自身也有着很高的文学价值。

我们不妨从下面几点加以分析:

一、字句体系中的对偶和工整。

对偶,要求文字上下句字数相等或者大致相等,结构要相同或者基本相似,意义应该相互关联或者相反。这样的短语或者句子排列在一起,显得对称美观,同时具有相当的文字魅力。

《易经》中的文字,相当讲究对偶的工整,这一点,尤其体现在《易传》中,其中要利用到对偶当地方很多。

例如,在《易经·系辞》中,有这样一段论述“天尊地卑,乾坤定矣。卑高以陈,贵贱位矣。动静有常,刚柔断矣。方以类聚,物以群分,吉凶生矣。在天成象,在地成形,变化见矣。

在这段论述中,使用了大量的对偶,体现了《易经》作者充分的文学功底。

二、使用词语注重押韵和谐。

在《易经》中,使用了相当数量的和谐词语。同时,也有着押韵、换韵的现象。

什么是“韵”?

“韵”就是将韵母相同的字归纳到一类,并在写作中予以使用,这种方法就称为押韵。如王、晃、章、郎、房、强、帮等等,都属于同一个韵部。而在换韵时,出现的就是韵部的转换,从前一个韵部转移到另一个韵部中,取得良好的表达效果。

《易经》中,有这样一段论述:“至哉坤元,万物资生,乃顺承天。 坤厚载物,德合无疆。 含弘光大,品物咸亨。 牝马地类,行地无疆,柔顺利贞。 君子攸行,先迷失道,后顺得常。 西南得朋,乃与类行;东北丧朋,乃终有庆。安贞之吉,应地无疆。

从文学的修辞特点来看,这段话中表现出了典型的押韵,比如“生、亨、行、常、行、朋”,以及其中的“疆”的同韵。同时,也使用了换韵的方法,即“元”到“天“这样的一段文字。即使是采用今天的汉语读音读起来,也能领略到几千年前的那种美丽。

三、文字的简约之美

《易经》的文字精炼,是其最大的特点,简约之美让整部《易经》不仅文辞行文优美好看,同时具相当的内涵和思考空间。

例如,《易经》中最广为人知的那句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”,一共才十个字,却传播久远,影响长达数千年。这句话虽然看起来简短,但却包含了丰富的内涵。

其中,天行,说的是自然界的现象。包括天体的循环运动,上天从中表现出的道理,天道运行的规律等等。由此,能够让人们想到外部环境的变化规律。

健,既可以看做不断运动的状态,也能够看出其中的生命力、健康力,展现出那种积极向上的力量源泉;

君子,指的既可以是拥有地位权势的人,也可以是对自己有所期许的人。而自强不息,指的是每个人都应该表现出充分的主观能动性,并保持前进向上的信念,同时持有充分执着的态度,始终坚持如一,决不放弃,直到目标达成。

由此可见,仅仅有十个字的原文,虽然表现精简,但却有着详细的意思,同时带有深刻的这里。这,也可以说是《易经》所体现出的中国古代汉语的魅力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倪可倪可,国学学者与易学应用专家,“现代道法”的提倡者与推广者,“风水战略”思维开创者,提出“天道、地理、社会、人体、心态五大风水”的“和(即心即物)”文化模型。完美结合周易、中医、诸子百家等传统文化精髓,应用于人生策划、识人用人、团队管理、运筹决策等企业管理领域以及健康管理、保健养生,创立了系统完整的“风水战略”实用体系。已出版作品有:《风水的智慧》一书与系列DVD。倪可老师是北京联合大学特邀研究员,中国道家龙门派第29代法字辈传人,美国全球易经风水协会中华区会长,美国国际易经与风水研究协会理事长,香 ...

行家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