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百科

广告

医:保持健康,维护内外和谐的能力

2014-08-26 08:52:38 本文行家:倪可

医学,是人类用来认识、保持和维护自身健康的知识体系,通过对医学方法的使用,人类能够做到让身体从疾病中康复,并拥有丰富的经验,形成明确的科学知识来维护身体内外的和谐。

医学,是人类用来认识、保持和维护自身健康的知识体系,通过对医学方法的使用,人类能够做到让身体从疾病中康复,并拥有丰富的经验,形成明确的科学知识来维护身体内外的和谐。

虽然时代不断发展,西医和中医的区别、联系与比较、合作,始终是一个养生界较为热门的话题。

西医,研究的重心放在对身体组成的不同部分的结构和功能上,这个体系更像是实验室中精密的科学,从实验过程中得到结论,然后走向具体操作的临床。因此,整个西医理论形成的过程是开放的、不断从宏观走向微观的,而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,西医也会不断拥有气越来越多的门类区分。

中医,研究中心则是整个系统的人体反应变化状态,是临床医学直接形成经验体系的过程,通过在几千年的长期实践中累积形成的经验,通过朴素的思辨方法,创建了总体闭合的医学理论,但也随着科学的发展而不断进行自我完善。

在中国医学的发展历史上,几乎所有著名的代表人物和典籍,都同《易经》体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传说中黄帝所著的《黄帝内经》、扁鹊所著的《难经》、医圣张仲景所著的《伤寒杂病论》等典籍,堪称中医的原始著作。在这些书中,始终表现除了对《易经》中的阴阳学说、五行学说、藏象学说的尊重,也表现出了从《易经》中延伸出的类比思想和卦爻运用的方法。其中,阴阳学说更是从这些书籍中不断凸显出重要性,而一跃成为中国医学思想中的核心,表现出典型的朴素辩证的思想,指导着中医理论和实践的充分发展。同时,阴阳思想还被广泛地应用在对人体生理、病理的研究中,同时用于指导和选择预防、诊断和治疗的方法中,并奠定了中医药学中基本的法则。

例如,《黄帝内经》虽然并不一定是黄帝所著,但其中“取类比象”的思维模式,对于整个中医藏象学说的形成给出了很大的推动力。“藏象”这个词,在中医学术上的使用,最早起源于《黄帝内经素问》中,这种将“象”论“藏”的观察和思考方法,起源于《易经》本身的爻象概念中。比如,《易经·系辞》中就写道,“易者,象也。”“爻也者,效天下之动也。”意思就是“象”是一种表现。而中医正是从一开始,就将爻象之理论运用于人体中,因此出现了“藏象”的说法。

当中医发展到唐代时,出现了著名的“药王”孙思邈。

孙思邈的专著《千金方》将唐代以及唐代之前,中国医药学的所有研究实践成果集中起来,包括了《备急千金要方》和《千金翼方》,其中的内容丰富、分门别类,纲举目张并且体系完整。这本书成为了现存最早的医学类专著,而孙思邈也因此拥有了“药王”的美誉。

作为唐代乃至中国历史上伟大的医药学家,孙思邈在中医发展历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,将他称为宗师也并不过分。值得注意的是,孙思邈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不知易,不足以言太医。”

所谓的“太医”,原本是指皇室所御用的医生,后来,被社会中用来统称医生。孙思邈的这句话就是说,作为一位中医体系内的医生,如果不懂得、不熟悉《易经》这本书,他就很难称为一名良好优秀的医生。

到了明代,又出现了一位杰出的医学家张景岳。

张景岳开创了温补学派,并作为这个学派的中心代表人物,而用其独创的学术思想,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张景岳的重要著作叫做《类经》,后人认为,这本书是学习《黄帝内经》最好的参考书之一。另外,张景岳的《景岳全书》中,医学不同的科目齐全建立,同时,叙述条理明细,具有相当的临床参考价值。

正是在这本书中,张景岳写下了下面的文字:“易具医之理,医得易之用。学医不知易,必谓医学无难,如斯而已也,抑熟知目视者有所不见,耳听者有所不闻,终不免一曲之陋。知易不知医,必谓易理深玄,渺茫难用也,又何异畏寒者得裘不衣,畏饥者得羹不食,可惜了错过了此生。然则医不可以无易,易不可以无医,设能简而有之,则易之变化出乎天,医之运用由乎我。”

这段话,充分表明了张景岳对《易经》的重视。他认为,《易经》和医学不应该分开,那些不懂得将两者联系起来的人,无异于像感到寒冷的人错过了裘皮大衣,像感到饥饿的人错过了温暖羹汤。《易经》表现的是自然规律,而医学的运用,则可以通过对《易经》的了解和使用,体现在个人的努力上。

可见,《易经》是传统中医学的根源所在。如果不了解易经就去学习中医,必然会难以了解中医的真谛,而最多只能了解其中的皮毛。

实际上,《易经》的卦辞本身也反映出了对于医学防治和治疗的传统智慧。

一、对疾病加以预防的重要意义。

《易经》对于中医的预防理念有着相当重要的贡献,在坤卦初六中“履霜坚冰至”,强调的就是对自然趋势的关注、对未来情况的判断,强调防微杜渐、远离疾病的重要意义。这无疑影响了《黄帝内经》中“治未病”的提前防治思想。

另外,在《易经》中的否卦中还说道:“其亡其亡,系于苞桑。”意思就是当我们面临“否卦”这种充满危机的严重时刻之前,如果还能保持“我将会灭亡”的警惕性,不断对身体加强锻炼。那么,这样不仅不会轻易灭亡,还会反过来如同健康茁壮的桑树那样不断生长。

二、《易经》关注心理因素和医疗的关系。

在《易经》的萃卦中说道:“萃如,嗟如,无攸利,往无咎,小咎。”

意思就是说,如果一个人因为某些压力而导致心情郁闷,不断唉声叹气,那根本没有哪怕一点点好处。不如面对压力,加强活动来排解压力,就算还有问题,也是不大的问题了。可以说,这能算最早的对疾病或压力加强心理疏导的精神疗法了。

而在《易经·无妄》中还有这样的话:“无妄之疾,勿药有喜。”就是说,突然得病之后,不要有太多的猜度和恐惧,也不要胡思乱想,保持心情舒畅,就算不吃药也有可能会好的。这说明,保持良好的心情,对于缓解病痛乃至恢复健康来说有着多么重要的作用。

当然,过于放纵自我的心情,一味提倡享受生活,也并不能带来身体的健康。

在《易经·乾卦》的九三爻辞中就写道:“君子终日乾乾,夕惕若厉,无咎。”意思就是,如果君子能够每天保持去面对一定的压力,具备一定的紧张度,那么,反而会没有危险。这充分表现出了易经中的那种辩证观点——过于担心得病对健康不好,从不担心得病,也会对健康不好。

三、“医易相通”的特点。

医学和易经相通,最基础的表现在与知识内容和结构上的共同点。

首先,《易经》上的卦象,和人体器官表现出相当契合的一致性。例如,乾为首,兑为口,离为目,震为足,巽为股,坎为耳,艮为手,坤为腹等等。

另外,中医的治疗原则和出发点,在于对人体生理中阴阳的调和。中医无论在理论上,还是实践上,都强调既不能过犹不及,也不能缺乏到位。只有做到“济”与“未济相互结合并从对立到转化,这样,才能从身体内部保持水火之间的调和,做到阴阳之间的平衡。可见,中医学中对身体平衡维持的法则,是和周易理的阴阳八卦理论息息相通的。

另外,《易经》中关注的人体和天地运行之间的规则联系,也通过中医的理论和操作得到了体现,并逐渐形成了中医气象医学的发源。

例如,每年的春分和惊蛰前后,由于气温的变化较大,因此,生病者往往较多。不仅如此,人为造成的交通事故、意外事故等等,其产生频率也往往是全年最高峰值。甚至那些原因不明的疾病,也是以此时发生的可能性最大。

可见,宇宙是天文学研究的大系统,而人体则是医学研究的小系统,人既然生活在地球上,也就意味着受到宇宙法则的控制和影响,是无法真正脱离宇宙法则不断反复、不断有规律进行的影响的。只有通过《易经》中的思想,带动中医学的发展,才能做到更好地让传统医学为中国人做到更好服务。

中医和易经同源,医学和易学合二为一,这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。中医体系在这个时代的岔路口上,需要传承和发展,就不仅要去面对学习和吸收来自现代西方世界的新技术、星际一。同样,更重要的还是站在中国文化本身丰富的宝库上,通过《易经》来将传统智慧和今天的医学做到良好结合,这才是中医继承和发展的正确道路。

 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倪可倪可,国学学者与易学应用专家,“现代道法”的提倡者与推广者,“风水战略”思维开创者,提出“天道、地理、社会、人体、心态五大风水”的“和(即心即物)”文化模型。完美结合周易、中医、诸子百家等传统文化精髓,应用于人生策划、识人用人、团队管理、运筹决策等企业管理领域以及健康管理、保健养生,创立了系统完整的“风水战略”实用体系。已出版作品有:《风水的智慧》一书与系列DVD。倪可老师是北京联合大学特邀研究员,中国道家龙门派第29代法字辈传人,美国全球易经风水协会中华区会长,美国国际易经与风水研究协会理事长,香 ...

行家更新